临沂侦探公司

因没挂好电话我竟把偷腥变直播

  我和老婆(倩倩)结婚三年了,虽说我们不是一个单位,但是两家公司相距很近,所以我们通常是出双入对,在邻居看来我们就是一对幸福恩爱的小夫妻,也因此我们还成为社区内居委会大妈调解工作中常引用的正面素材,但这已经是过去时。

  活泼开放的雯雯被我留为己用.

  去年春节过后,一批新员工进入公司,临沂市私家侦探根据公司内部定编我的部门分配了一个名额,是个刚大学毕业不久的女生,她就是雯雯,本来我这个部门就是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的部门,雯雯来后还是男女比例7比3,伙伴们由于雯雯的到来都来跟我套近乎,希望能让雯雯做他们自己搭档,有的还在暗地里较起劲来。我看到这种情况,谁也没给,就滥用了一下职权,把雯雯留在了身边,关键我身边也的确需要这么一个人,心想:大家再怎么着也不好意思跟我争吧,除非他真的不想干了。

  雯雯不是我心目中美女,但是她总会给人们带来欢乐和新兴感,小丫头还是个话唠,行为做事不像个姑娘,倒像一个假小子,来部门不久很快就和大家打成了一片,雯雯而且还是个见面熟的特点,很容易被人记住。有一回我上班刚到门口倩倩下车准备步行到她自己的公司,正好赶上雯雯赶到,不用我介绍,她就主动打招呼“您就是嫂子吧?我是雯雯,新来的,我在你老公的手下做事。”老婆显然让这个冒失鬼搞得有点晕,“这样啊,我还急着去上班,有时间我们再聊。”进了办公室雯雯问:“我今天做错什么了?是不是太冒失了让嫂子不高兴了?”“还知道自己冒失,整天咋咋呼呼,你哪里像个姑娘?”

  以加班为由和雯雯开始了私会.

  后来一段时间我和老婆只做到出双,入对渐渐变少了,因为我的加班开始多了起来,当然这都我自己安排的,有工作内容也有和雯雯单独相处上演办公室激情的一幕,有一天的确是为了赶一篇报告,加班到晚八点,收拾好文件雯雯叫了外卖,这天比较热,坐在对面的雯雯就解开了上衣扣,几乎到了敞胸露怀的程度,我自当没看见,但是我自己有感觉心脏已经在加速,虽说雯雯脸蛋不是那么诱人,但是她的酥胸还是一流,我估计想揩油的也不止我一个,我们吃完饭后雯雯过来收餐盒,然后故意靠着办公桌正面对着我问“你看我的身材还说得过去吧?”

  “那当然!”

  “你就没什么想法?”

  “我要有什么想法?”对话间雯雯就叉开双腿坐到了我大腿上,此时我也就半推半就的装装样子,因为雯雯的前胸已经贴到了我的脸上,她搂着我的脖子不停地摇摆她那诱人的胸器,我已经没有什么控制力了,而后她又不停地蠕动下身我只有尽情的配合。此时我的电话响了,我从上衣兜摸出手机就要接听,被雯雯抢了过去,顺手放到了她的身后,虽说没有真的发生性关系,不过我还是看到雯雯很陶醉,因为她的呻吟告诉我她需要。但是这一天我们都有所保留,不然后果就不是这样了。

  老婆用事实揭穿我的滥情.

  回到家后,老婆一脸的怒气。我装腔作势问:“这是怎么了?”“怎么了!你好快活、好逍遥呀!自己听听吧!”老婆打开她的手机,里面是我和雯雯的对话,气喘吁吁的声音以及雯雯的呻吟,我无话可说了,原来雯雯抢过手机的时候,我已经按下了通话键,我们现场的声音一览无余被记录了下来。

  倩倩因为是搞通讯报道的平时就有用手机录音的习惯,这次她也不例外按程序操作手机,我彻底傻了,大脑一片空白,我没什么可辩解的无话可说,因为一切都昭然若揭,只等发落。我和老婆的关系从此紧张起来,我被她长期的以观后效,并且被她列为不值得信任的人。

  后来,这件事我没有对雯雯提起过,因为我担心雯雯会借题发挥,再来一波新攻势。说不定到时我就真的会破罐子破摔沦陷到底,心想:如果这么一来我的此前的一切努力就会全都化为乌有,我只能忍痛割爱把雯雯从我身边调走。

  我面临着被扫地出门.

  偷腥事件之后,我是加倍地对老婆好。想重塑“好丈夫”“好男人”的形象,努力之后,我发现其实已经不可能了,这段时间我也在评估我们的关系会恢复到什么程度,如果我努力改正错误的态度和行动依然改变不了老婆的看法。我不会等到被她扫地出门,我自己就会主动卷铺盖走人,因为失去信任后的面对面是一种折磨和煎熬!我没人好怪的,完全是自作自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