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侦探公司

父母的爱情:那个年代的爱情,让人酸苦让人踏

    我一直都不知道该去用怎么样既不浅显也亦不太夸张的词汇去形容父母那一辈人的爱情!小时候,我会好奇的问母亲,你和爸爸如何相识,妈妈总会说:“我们哪个年代啊,都是媒人说亲,然后都相互见见面,若父母互相觉得都合适,面上再去征求征求男女双方的意愿这门亲就差不多定下了!”
    我追在母亲后边:“那你和爸爸也是相亲?”遇到疑惑总想刨根问底问下去!现在想想当时的情形母亲还面面羞红:“我和你爸啊,自由恋爱!”
  “自由恋爱!”我那时不懂,只觉得自由恋爱便是和那媒人说亲有些不同的,现在想想在那新中国刚成立的年代,封建气息都充斥着还未蜕变的农乡里,两个人在一起面对的阻碍就好比当初在外游学的渴望回到新中国国投身科研、科教事业一般的难吧!
 问完了母亲,我又接着去问奶奶,奶奶将摘完的槐花放进竹篮里,静坐在槐树底下细细的分挑着,一阵凉风袭来,槐花的香甜气盈满着,我靠近过来,伸着刚玩完泥巴的手揪了一瓣放在嘴里,拌着泥巴的土味也依旧掩盖不了那沁入味蕾的甜香!
 奶奶慈目的笑道:“你这孩子,玩兴了也不知道干不干净就往嘴里填!”我趴在还硬朗的肩头问:“奶奶,你和爷爷之间是怎么认识的啊!”奶奶笑叹了声:“那个时候,若是哪个乡有适婚男女,媒人自会张罗说亲,然后家人觉得合适就定下了!” “你和爷爷从未见过?”我惊诧,奶奶说:“那可不,你爷爷可比俺大八岁!”奶奶伸起手指自豪的对我说!她又接着叹道:“俺们那时候光躲鬼子还来不及呢,哪还有心思琢磨这事!”“万一爷爷是个丑八怪,不务正业,那不就拖累了你!”,奶奶敲着我的头,弯腰起身道:“这不幸亏你爷爷还算靠的住!”
    现在想来,在父母那个年代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真真看的比什么都重要,就像一道鸿沟,不能越过去,亦不能退的太远,只能悬在边缘,等着那媒人的红线将你牵过去!长大了,我才知道,母亲娇羞的说的那句自由恋爱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当年,母亲为了和父亲在一起,如愿嫁给他爱的男人,不惜违背外公,外婆的意愿,现在他们已和好如初,而爷爷奶奶,他们更相似亲情,相互依赖,相互依靠着度过那段艰难的岁月!
 父母的爱情,如苦茶,不敢去搅拌,怕越搅越苦,但也就这个中苦味,才方让人觉得踏实!
    此篇文章出自临沂私家侦探,转载请注明出处